组诗《在煤海里舀一瓢海水》
发布时间: 2020-09-02 作者:曾烁 来源:燃气公司


 
在煤巷小憩时,我抱起一块煤
修长,棱角分明,脊梁挺直。
煤用它的体温测试我的体温,
我们多么像是一对孪生兄弟。
 
把它放回原处,煤巷变得暖和了。
把它放在皮带机上,
煤就带走了我的重量和能量。
弯曲的皮带,流畅而且美丽。
 
我起身,舒展身躯
迎面扑来的井巷风,
再一次把我轻轻托起,仿佛荡漾
在清新的空气里。
那块煤,奔向井口的身影,
像一只精灵,翅膀划出的弧线,
更像是黎明时分的地平线,
把大地抱起。
 
旋转的光柱
 
截取一束光,矗立在井巷里
我围绕这根光柱旋转。
 
右向旋转处于上升,还有
井巷风的助力和身后的喝彩声。
而我时时感到有些眩晕,
也耗去我太多的光阴。
 
后来。我喜欢上了左向旋转,
清晰的轨迹让我清醒。很容易
就能贴近大地,亲近那些煤尘。
我用向下移动的影子,
计算自己走过的里程。
 
父兄的河流
 
煤是从岩层的肋骨间,流出来的。
井巷是河床,很深的一条暗河。
 
一群矿灯由远及近,
在急促的呼吸中,他们赶赴一场约会。
仿佛一粒一粒星星,从苍穹滴落
集结在这条河里。
我采煤的父兄啊,一辈接一辈
多么像晶亮而丰盈的这条河流。
河面流淌的是万家灯火,
河底流淌的是沉默寡言。
 
 
追光
 
走出井口,我摘下矿灯
摘下头上的那束光。
这时候,晨曦直射过来,
犹如那束光仍然在牵引。
在我的记忆里,
一再重现这样的景象:
追光的人,追赶在路上
沉入西天的光影里。我若是
举起一块煤站在天平秤上,能不能
托起那端的夕阳。
 
 
在煤海里舀一瓢海水
 
凡是采煤的地方,
我们喜欢都叫它煤海。
 
一群人在海边舀起一瓢海水时,
似乎找到了乌金、太阳和
心爱的黑姑娘。
我却在海水里寻找一缕星光,
有人可能知道,也没有告诉我。
 
当年,父亲在海边舀起一瓢海水,
海面狂风大作,波浪滔天,
正好我呱呱落地。
父亲说,他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更没有听见我的第一声啼哭。
 
那时候,我还没有名字,
父亲就把他舀起的那一瓢海水,
同我一起取名。
后来,征得父亲同意
把曾海波,改成了曾烁。

上一篇: 贝博体育官方app下载“摄影走基层·记录劳动美”组图(七) 下一篇: 明亮亮的“煤黑子”——记贝博体育官方app下载十佳班组长周富友?

关闭

xxfseo.com